王道金: 永不退休的革命人
2016-09-28 10:57:25   来源:淄博文明网

\
王道金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回顾伟大的中国共产党,95年的磨练,95年的奋斗,一路走来,成绩斐然,世人瞩目。为进一步弘扬爱国主义精神,讴歌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奋斗历程,了解革命先辈长征的光辉足迹,激发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
  经典诵读、国学普及、礼乐教化、道德实践、情趣培养
  在著名的“红区”遵义,记者见到了老红军王道金,他是为数甚少的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全程而如今健在的人。
  作为警卫连连长,遵义会议时,王道金所在的部队担任着会议警戒任务,游走在乌江以北、遵义以南,肩负100多公里的防务。
 \
 老红军王道金
 
  1958年,中央军委要求校级军官转业支援地方建设。他一下想起长征经过贵州时看到的落后面貌,以及对中国革命产生重要影响的遵义会议、黎平会议和四渡赤水,贵州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从那时起,老人扎根贵州。
  老人告诉记者,他家中收藏着两个瓶子,里面装着长征出发地于都的沙和水,长征的记忆、长征的精神,早已深入老人的血液,在他心中日久弥新。
  厚重人生:
  当地人眼中的“活化石”
  5月22日傍晚,雨后的遵义,空气中夹杂着一丝清香。“红军山”笼罩在一层朦胧之中,沿着250级台阶拾级而上,一堵通体灰色的英烈墙巍然肃立。上面镌刻着在贵州经历的10多次战役中牺牲的英烈的名字。
  在英烈墙下一个不显眼的位置,王道金的名字映入眼帘,与那些英烈不同,王道金老人至今仍然生活在遵义城中。
  1915年,王道金出生在江西兴国。1930年8月参加红军。193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长征,经历过血战湘江、娄山关战役。爬过雪山,走过草地。
  解放战争中,王道金随部队打到东北再一路南下,最后拿下广东湛江、雷州半岛。
  5月23日,在遵义一家医院的病房中,记者见到了96岁高龄的王道金老人,据医院的医生介绍,由于老人患有冠心病,当地政府担心他的身体状况,早在两年前,王道金老人就常住医院病房中了。
  一顶蓝色八角帽,一件蓝色上衣,胸前的几枚勋章彰显着老人不平凡的经历。“为了建这堵墙,遵义的各个单位和市民都在捐款。”提起那堵英烈墙,王道金记忆犹新,那次,他捐了500元钱,但没想到的是他的名字由此而出现在英烈墙的捐赠者名单中。
  通过这种方式与烈士相伴,王道金唏嘘不已。让老人感到欣慰的是,“我见证了解放后新中国的繁荣,牺牲了的战友们,他们可以安息了。”
  峥嵘岁月:
  遵义会议,他是警卫连长
  今天的遵义,已经成为了一座名城,四面八方的旅游者云集于此。赤水、乌江、娄山关,壮美的景致背后,王道金还清楚地记得,这里曾走过的千军万马,这里曾掩埋过红军的尸骨。
  红军到达遵义时,王道金已经成了红一方面军第三军团十一团警卫连连长。遵义会议时,王道金所在的部队担任着会议警戒任务,游走在乌江以北、遵义以南,肩负100多公里的防务。“那可是生死存亡的关头,红军几乎所有的领导人都到了遵义,我们的任务甚至比任何一场与对手面对面的战斗都重要。”王道金告诉记者,他的警卫连驻扎在遵义的南白镇,这里是当时遵义最大的镇,连续三天,每天王道金都率警卫连往返90公里,打退了敌人的数次偷袭。
  1935年2月,遵义会议之后,王道金加入了共产党。“入党就一条,不怕牺牲。”说这话时,王道金突然坐直了倚在沙发上的身子。
  长征途中,王道金三次负伤,“都能坚持得住,没拖部队的后腿。”
  会宁会师,激发了王道金的感慨,“不管怎么苦,红军还存在,不但没有被打垮,反而还壮大了队伍。”
  长征确实很苦,这一点老人毫不避讳,“最苦的就是过草地了,8天的行程,带的干粮满打满算够用7天。”肚子饿了,就挖草根吃,“那是一种茅草,扯出来后根上有一截白色的部分,我们吃的就是那个。”
  对于后来一些电影和书籍中对过草地的描述,老人认为有些传奇化了,“草根是吃了,树皮可没吃过,走了8天的路,连一棵树都没见到,哪来的树皮吃啊。”老人告诉记者。
  扎根贵州:
  回报老百姓的无私帮助
  经历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在抗美援朝归国之后,1958年,中央军委要求校级军官转业支援地方建设。他一下想起长征经过贵州时看到的落后面貌,以及对中国革命产生重要影响的遵义会议、黎平会议和四渡赤水,贵州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组织找他谈话时,他说:“长征中,中央红军在贵州境内转战了几个月,当地老百姓无私帮助我们红军,对我们太好了。我看贵州最贫困,最需要人去支援建设,我愿意报名到贵州去工作。”
  就这样,大校军衔的王道金带着妻儿到贵州铜仁地区任副专员。
  1983年,王道金从遵义地委副书记的位置上离休,此后的20多年,他不断地给后人讲述着红军的故事。
  那段被善意修改的历史
  遵义红军烈士陵园中,一座红军塑像掩映在苍松翠柏之间,塑像的主体是一名女红军,她怀抱着一名生病的儿童,轻轻地吹冷汤匙中的药汤。
  络绎不绝的人们在这里驻足瞻仰,纷纷抚摸女红军的绑腿以示尊敬。事实上,这不仅仅是个故事……鲁中晨报记者 孙锐 发自遵义
  红军“菩萨”背后的故事
  沿着遵义会议会址后面的红军街走到头,转过路口,便是遵义红军烈士陵园。
  烈士陵园里,一座红军塑像掩映在苍松翠柏之间,塑像的主体是一名女红军,她怀抱着一名生病的儿童,轻轻地吹冷汤匙中的药汤。与暗色的塑像形成鲜艳对比的是,几条红色的绸带缠绕在塑像身上。当地人称这尊塑像为红军“菩萨”。
  这座塑像背后有段感人至深的故事。
  1935年,红军长征来到遵义,一支连队中有一名年轻的卫生员,不但有高明的医术,还有一副热心肠。
  这名卫生员有求必应,每次都耐心地给老百姓们看病、送药。一天傍晚,一个小孩找到这名卫生员,说她父亲病得很严重,卧床不起。卫生员二话没说,随着孩子跑了十几里山路,来到病人家中。病人患的是伤寒,已经非常严重了,如果再晚去一段时间,可能命都丢了。
  在这名卫生员的及时医治下,病人的状况逐渐好转,由于担心病情恶化,卫生员彻夜未归,一直守在病人身边。
  而就在这天夜里,由于敌人的追击,连队接到了连夜出发的命令。连队首长留下一张纸条,请附近的老乡转交给卫生员,让她沿着部队出发的路线追赶。天亮之后,卫生员拿到老乡转交的字条匆忙上路。悲剧就在这时发生了,几声枪响后,卫生员被土匪打死了。几名老乡把卫生员就地安葬了。
  善意改变的主角
  许多人都以为这仅仅是一个故事,然而王道金老人却告诉记者,确有其事。
  王道金老人,当年历经艰险,走完了长征路。
  “我当时是十一团的,他是十三团的,只不过这个卫生员是个男的,叫龙思泉。”
  王道金老人告诉记者,龙思泉当时安葬的地方叫桑木桠,那座坟墓人们都称为红军坟,“1954年3月,政府将桑木桠红军坟迁入遵义市烈士陵园。”
  记者了解到,龙思泉是广西人,父亲是位土郎中,龙思泉从小在父亲身边学会了用草药治伤治病,1929年参加了著名的百色起义,加入了红军部队,不久在连、营当卫生员,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上世纪90年代,在红军坟下面,建了那座红军卫生员给孩子喂药的塑像。”王道金老人说,而因为卫生员女性的形象早就深深地烙在当地老百姓心中,同时为了更加突出卫生员慈爱、热心的形象,就把塑像铸成了一名女红军。



郑重声明:“珠江网”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和合法权益,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和他人合法权益。
本网所有标明“来源:珠江网”的文字、图片,知识产权属曲靖珠江网站所有,其他媒体和网站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曲靖珠江网站”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文章的标题、文字和图片进行删减、更改和替换。若违反以上规定,曲靖珠江网站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责任。曲靖珠江网站内容合作联系邮箱:NR@zjw.cn。

上一篇:徐文礼:从放牛娃到将军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