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礼:从放牛娃到将军
2016-09-28 10:55:30   来源:

\  
徐文礼
 
徐文礼,云南省宣威县人。1935年参加红军长征,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民主革命时期,先后担任连指导员、营教导员、团政委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担任师副政委、政委、师长、副军长、军长、军政委、武汉军区副参谋长等职,1964年晋升少将军衔。曾先后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共产党第九、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1977年11月因病在北京逝世。时年57岁。
 
  徐文礼,1920年2月17日(农历已未年腊月二十八)出生在云南省宣威县板桥黑松林村一贫苦农民家庭。6岁丧父,一家人靠哥哥帮工度日。他7岁起开始帮人放牛,尔后念了两年私塾并进入小学读书。后因母亲不堪忍受财主的欺压到县衙告状反被关进大牢,他每天往返60里路进城给母亲送饭,因此被赶出校门,靠帮人干活糊口。由于受板小教师地下党员何正坤的教育影响,他对有冤难申,有理难辩,是非颠倒的社会现实充满了愤恨。
 
  1936年4月下旬,中央红军第九军闭长征路经宣威,在板桥住了一夜。红军到后,打富济贫,宣传革命主张。徐文礼在黑暗中看了光,看到希望所在。他决心參加红军,为天下穷苦人的解放而奋斗,当时年仅1 5岁正在帮人干活的徐文礼毅然投奔红军,开始了他—生的戎马生涯。
 
  徐文礼参加红军后,被分在红九军团特务营当宣传员,随红军攻会泽,过巧家,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翻越夹金山。红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后,1936年7月,他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月,中央决定将红九军团改为红32军编入左路军归四方面军指挥,徐文礼任红32军94师282团政治处青年干事,随队从卓别基北上松潘草地抵阿坝。由于张国焘另立中央,命红32军随左路军南下川康边,徐文礼也随队南下,参加了绥、丹、崇、樊战役,继而又投入了攻战宝兴、天全、芦山等地的战斗。1936年6月,红32军与红二、六军团在理化会师后,组成红二方面军。7月,根据中央电令,继续北上,再次过阿坝草地,10月在甘肃会宁,与中央红军会师,胜利结束长征。在长征途中,徐文礼同全体红军干战一样,经历千难万险,吃尽千辛万苦,经受住了十分严峻的锻炼和考验,于1936年10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时期,红二方面军编为八路军120师,开赴抗日前线,徐文礼随队北上抗日。先后担任八路军120师358旅716团政治处青年干事、连指导员、独立第二旅四团营教导员、715团营教导员、团政治处副主任等职。随队转战于晋西北、晋绥、冀中、太岳和陕甘宁地区。1937年9月至1940年8月,先后参加了雁门关伏击战、同蒲铁路北段破袭战、黄岭村伏击战、唐北口、山口村遭遇战、神池伏击战、滑石片地区伏击战、曹家庄伏击战、大曹村阻击战、黑马张庄伏击战、齐会战斗等。1940年8月参加了“百团大战”。此后,随部队深入敌后,开展游击作战,参加了多次反围攻、反“扫荡”、反蚕食作战。所到之处,均发动群众,建立人民政权,给日伪顽军以沉重打击。1943年6月,为保卫陕甘宁边区,粉碎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的第三次反共高潮,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徐文礼所在部队由晋西北调往陕甘宁边区,执行防御作战任务。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徐文礼参加爷台山反击国民党顽军作战后随队返回晋西北接受日军投降,投入了晋绥地区对日伪的反攻作战,参加了攻克柳林、解放离石的战斗。他机智果断,骁勇善战。他的指挥才干在八年抗战中初露锋芒,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他率一个连到敌后开展游击作战,在太原以东的向阳堡战斗中,他亲自带领一个班化装成日军奇袭敌据点,强令伪军开门集合,不费一枪一弹,俘虏伪军一个排,缴枪数十支,占领了敌据点,烧毁了敌炮楼。在此期间,还率部队多次用夜袭、里应外合等方式打击伪军,拔除敌锯点。由于战绩突出,曾被晋绥军区授予“模范教导员”的光荣称号。徐文礼逝世后,余秋里,杨秀山在悼念他时,给了他很高评:越是困难的时候,他越坚强,越有办法。在冀北作战中,他曾负伤一次,经白求恩大夫医治后痊愈。
  解放战争时期,徐文礼先后担任晋绥野战军358旅715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第一野战军—军—师一团政委。1947年3月,参加了延安保卫战,接着相继粉碎敌人消灭中共中央机关或将中央机关赶过黄河的企图,稳定了西北战局。还参加了在西北战场被誉为“三战三捷”受到党中央毛主席高度评价周恩来副主席亲临祝捷大会祝贺的羊马河、清化砭和潘龙三次著名战役。在清化砭战役中,徐文礼奉命率—个营的兵力伪装为主力积极行动,吸引了敌五个旅的兵力北上安塞,为我军全歼清化砭之敌创造了良好战机。在西北战场大反攻作战中,徐文礼率部先后参加了陇东、沙家店、岔口、延清战役和两次榆林战役。随后参加了新式整军运动。1948年2月,他率部参加宜川战役,并担任主攻团政委,对此次战役的胜利发挥了关键作用。他和团长任世宏一起,首先率部攻占了瓦子街,由于友邻部队因距离太远,没有按时到达指定位置,为截断敌之退路,他们灵活机动,主动派出一部兵力,经与敌反复肉搏争夺后,胜利地攻占了瓦子街南山,斩断了敌人回窜的道路,使宜川之敌被全部歼灭。战斗中团长、参谋长相继牺牲,徐文礼身负重伤。为彻底消灭敌人,他不顾伤痛,坚持指挥战斗,并亲自率领部队发起攻击,歼灭敌29军军部,击毙中将军长刘戡。此次战役,共歼敌29军军部、整编27、90师共5个旅2.9万余人。八十年代初,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了一部名为《鏖战东南山》的军事教学片,专门介绍宜川战役中瓦子街战斗的情况。影片还详细反映了徐文礼在战斗中的事迹,并给予高度评价:“政委徐文礼,军政全能。”伤好归队后,1948年8月11日先后率部参加了澄邰战役、荔北战役、西北冬季攻势战役。1949年初他又率部参加了西北春季攻势战役、进军陕中战役。同年7月又率部参加了扶眉战役、陇东追击战役、兰州战役和解放青海的战斗。青海全境解放后,徐文礼率部留驻西宁担任剿匪、警备及维护治安等任务。
  全国解放后,徐文礼以更加饱满的革命热情投入新的战斗,为部队建设尽心竭力。1952年他升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军一师副政,1953年率部入朝参加抗美援朝作战。1954年任一军一师政委,1953年被授予大校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各一枚。1957年改任—师师长,1958年从朝鲜回国。1963年任一军副军长,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65年任一军军长,1968年改任一军政委,1974年调任武汉军区副参谋长。他长期从事军队工作,热心部队建设,治军严格。1962年,蒋介石利用大陆暂时的经济困难,叫嚣要“反攻大陆”,东南沿海形势紧张。徐文礼奉命率部奔赴东南沿海执行轮战任务。短短几天整个部队就由平时状态转入战时状态,完成了作战准备。为显示人民解放军的强大威力,他组织部队在福州城内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部队高昂的战斗热情和良好的战斗作风,给当地军民极大鼓舞,震慑了隔海相望的蒋军,迫敌不敢轻举妄动。由于部队具有较高军政素质,受到中央军委通令嘉奖。他十分注意密切联系群众,经常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培养典型。任师长时,所辖某团六连由于“战备思想过硬,军事技术过硬,战斗作风过硬,军政纪律过硬”,被中央军委授予“硬骨头六连“荣誉称号,成了全军闻名的先进典型。全军泛开展了向“硬骨头六连”学习的活动。“硬骨头六连”集中反映了徐文礼从严治军的效果。他严于治军,更严于律己、几十年如一日艰苦朴素,身居领导岗位,仍然十分简朴,两袖清风,一尘不染。一次下基层,他无意中说到—种菜很可口。临走时,管理员给他在车里带了一点,他发现后,严厉批评了管理员,付了款才离开。在调任武汉军区副参谋长时,他把原部队配发的公物全数上交。到武汉后,一度时期,单位未将营具配齐,生活很不方便,他毫无怨言。他工作上身先士卒,为人师表。部队野营拉练,他不坐车,坚持同战士行军,1968年,他身为军政委,年近五十,身上又有病,仍坚持徒步与战士一道野营训练,使全军将士深受感动。1972年全军大办教导队,因病住院的徐文礼,病情刚一好转,就不听劝阻投入了教导队的工作。为了办好教导队,他亲自担任队长,耐心讲授,亲自示范,由于劳累过度,病情复发,以后终未能全部康复。他爱憎分明,立场坚定。在战争年代血与火的考验中,他表现了对党对人民的忠诚,在与林彪“四人帮”的斗争中也表现了对党对人民的赤胆忠心。“文革”中,共和国的许多功臣元勋惨遭林彪“四人帮”一伙残酷迫害,徐文礼所在部队被诬蔑为“贺龙的黑部队”、“搞二月逆流的叛军”,他也被强加种种罪名受到迫害。他始终坚持同两个反党集团作坚决斗争。在很困难的时刻,周恩来总理亲自给他打电话说:“挺起腰杆工作,中央相信你”,给他以极大的关心和支持。“九·一三事件后,他拖着重病之躯,参加了揭批林彪一伙反党乱军罪行的斗争。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的消息传来,久病中的徐文礼高兴得放声大笑,彻夜难眠。他一贯坚持真理,即使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动乱年代,他也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在完成支左任务中,他不唯上,不跟风,尽力保护了大批干部和群众,深得开封地区广大干部群众的好评,至今在开封还有很高声望。他对敌人无比仇恨,对人民则充满热情,时刻关心人民疾苦。1963年,河南遭受洪灾,徐文礼所在部队驻扎在安阳市也遭洪水袭击,为抢救人民生命财产,徐文礼率部队立即投入抗洪抢险。道路被洪水冲断,他骑马急驰上游水库组织抗洪,最后终于战胜洪水,保护了安阳市人民的生命财产。他关心同志,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凡在“文革”中遭受迫害的老干部及他们的亲属子女有事找他,他总是热情地尽全力给予帮助。武汉军区原一位副司令员,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其家属子女长期受到不公正待遇,徐文礼经常与爱人李柏兰和大儿子徐进等一起去看望其家属子女,想方设法给他们一些安慰,这位副司令的两个子女因父亲的问题参军无门,徐文礼千方百计送他们当了兵。他常对爱人和子女讲:为人要烧冷炕,不要烧热炕。徐文礼的一位老首长因受迫害降职,他没有因此而疏远这位老首长,而是经常利用星期天去看望。当这位老首长得到平反,恢复领导职务后,他便很少登门。家里人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很忙,我们不要老去打扰他。”
 
  由于他对党对人民忠心耿耿,作风扎实深入,乐于助人,干部战士对他十分尊重和爱戴。1964年他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69年、1973年又两次当选为中国共产党第九、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1977年11月14日21时32分,从15岁就参加红军长征、经历无数枪林弹雨考验、度过40余年戎马生涯的徐文礼,虽然年龄还未过花甲,但因长期积劳成疾,身患重病,经多方医治无效,在北京302医院与世长辞。终年57岁。
 
  徐文礼逝世后,武汉军区正式行文推翻了林彪、“四人帮”一伙强加给他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为他举行了追悼大会,给了他很高价。
 
  徐文礼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英勇战斗的一生,他把自己毕生精力无私地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他的高尚品质和崇高革命精神将永载史册。



郑重声明:“珠江网”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和合法权益,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和他人合法权益。
本网所有标明“来源:珠江网”的文字、图片,知识产权属曲靖珠江网站所有,其他媒体和网站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曲靖珠江网站”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文章的标题、文字和图片进行删减、更改和替换。若违反以上规定,曲靖珠江网站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责任。曲靖珠江网站内容合作联系邮箱:NR@zjw.cn。

上一篇:陈尔云:15岁参军戎马一生 子女追忆红军精神
下一篇:王道金: 永不退休的革命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