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华礼:长征,坚定百岁红军的人生信仰
2016-09-28 10:40:35   来源:巴中文明网

  1913年,秦华礼出生在四川省通江县大巴山下一个穷苦的家庭。在他1岁时,父亲就去世了,迫于生活的压力,母亲强忍着泪水将秦华礼的三个姐姐都卖给人家做童养媳,以此换取温饱。1932年12月,红军来到通江县。红军到达的第三天,秦华礼就自告奋勇参加了村里的游击队,手持梭镖、肩背大刀、威风凛凛。1933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
\
秦华礼
 
  千佛山战役
  第一次大难不死
  1935年5月、历时70多天的千佛山战役,是红四方面军西出北川峡谷的重要战役。
  千佛山高约3000米,站立山巅,能远眺到成都中坝平原和都江堰。指挥部就设在山顶大庙内。当时,山上无人无粮,成片森林和小竹林。我随93师279团二营五连行动,对面是四川军阀邓锡侯的一个旅,将士们在山上固守了七天七夜。
   第八天,我军向敌人发起反击。我随五连冲锋时,敌人一发迫击炮弹在我身边爆炸,一块弹片击中了大腿(至今还留有疤痕)无法行动。团政委立即派担架把我送到红四方面军总医院救治,没有药物,护士只能用纱布包扎伤口。此时,部队要急行军北上,动员重伤员留下来,我们却要跟着部队走,就是死了也光荣。便请护士找来民夫(老百姓)抬着我们跟在部队后面走。
\
秦华礼

\
秦华礼
 
  走了约四天,来到江油县附近的一条大河。正当民夫抬着我走在铁索桥中间时,突然飞来三架敌机对桥面轮番轰炸。抬我的民夫把担架往桥上一摔就跑了。说来侥幸,炸弹把桥左边一条竹绳炸断后,桥面歪斜,却没有断。我眼看着敌机来回不停地投弹轰炸。
  敌机轰炸结束,两个民夫回来见我还活着躺在担架上,便又抬起我,跟随部队。这是我的第一次大难不死。
我的长征“奇迹”
 
  伤口里的炮弹皮自己“跑”出来了
   千佛山等战役后,开始长征。长征中缺医少药是“常态”,盐水和尿液竟成伤员“疗伤”的灵药。此时,那块深扎进秦华礼腿部肌肉的炮弹皮在整整折磨了他1个多月后,竟然“奇迹”般地跑了出来,已经溃烂长蛆的伤口也径自痊愈了。时隔80多年,秦华礼讲到这段经历,连称不可思议。
   十几天后,我的伤口感染化脓了,不时发出阵阵恶臭,还长出白色的蛆虫。那个时候,身边药物都没有,每天到达休息地,就请民夫帮忙烧点开水,再放点盐,自己用旧布条蘸着盐水洗一洗。后来,伤口烂成一个小洞,我忍住痛,把布条塞进去吸出脓水后,再用尿水冲洗一下(小时候听大人说,尿是消毒的)。
  一个月后的一天,伤口剧痛不止。仔细一看,有个黑点子,就用手指甲轻轻按按,发现是那块炮弹皮冒了出来。当时,没有医护人员,就借了把小剪刀,自己咬紧牙关,慢慢把肉皮剪开,再用手指捏住弹片,猛地拔了出来。
  我痛晕过去,血流了满腿。五六天后,伤口就不觉得痛了,慢慢地痊愈了。这在当时可以说是个奇迹。
我的“长征精神”
 
  只要有信念,再大的困难都能解决
   “长征精神”是什么?秦华礼概括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与险阻。他说:“信念和理想对青年人非常重要。因为只要你有目标和方向,困难都会想办法克服的。”
  长征时,红军有三所学校:中央党校、红军大学和通信学校。1935年9月,我被选送到通信学校学习无线电。当时部队缴获的铅笔送到3个学校(中央党校、红军大学和通信学校)发给学员,我连铅笔都没见过。学员们想尽一切办法学习,“边打边学,边走边学”是口号。最难学的是英语,我们行军时,每个人后面背个小木板,上面写着英语和汉字,后面的人就可以一边走路,一边看着小木板背单词。
   在红军长征,电报机电池为前方部队淘汰下来,常常电量不足。我不懂化学,有次我将已腐烂的电池锌皮层层扒开,舔舔里面的液体,又咸又苦又涩,我琢磨着里面应该有盐,于是就尝试着把电池外皮全扒掉,放入有盐水的竹筒中长时间浸泡。再次使用,竟然电量十足。
 
     百岁再“长征”
  “冲啊,当年我们就是从这里冲向敌人!”
  秦华礼的家乡四川通江县,是红四方面军长征入川第一站。2013年9月,百岁高龄的秦华礼,在南邮的精心安  通江县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政治部、王坪红军烈士纪念碑、红四方面军入川第一镇——通江县两河口镇等地留下了他的足迹。
  回到当年战斗过的地方——通江县毛峪镇、佑垭口村,回忆当年,他抑制不住地挥起当年握枪的右手说:“冲啊,当年我们就是从这里冲向敌人!”
  站在剑门关,领着随行的人,他找到自己当年随大部队经过这个“天下第一关”时,与敌作战的地方,仿佛昨天就在眼前……

  抗战篇
  转战太行山8天8夜没合眼,秦基伟奖励毛毯
   “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一曲《在太行山上》,是秦华礼最爱唱的抗战歌曲。
  1937年至1947年,他随刘伯承转战太行山整整十年,印象最深的是:“1940年百团大战时,我守着电台8天8夜没合眼。因为发报及时,秦基伟将军奖励我一条毛毯,那可是从日军手中缴获的战利品,现在还收藏在家里呢!”
  在他眼里,巍巍太行,是血染的热土,是队伍发展壮大的根脉。他所在的129师,东渡黄河时只有9000人,抗战胜利离开太行山时,已经有30万人,成了威名远扬的“刘邓大军”。



郑重声明:“珠江网”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和合法权益,呼吁用户也要同样尊重知识产权和他人合法权益。
本网所有标明“来源:珠江网”的文字、图片,知识产权属曲靖珠江网站所有,其他媒体和网站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曲靖珠江网站”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文章的标题、文字和图片进行删减、更改和替换。若违反以上规定,曲靖珠江网站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责任。曲靖珠江网站内容合作联系邮箱:NR@zjw.cn。

上一篇:萧克:突破第一、二道封锁线成为得意之笔
下一篇:罗炳辉:“从奴隶到将军”的杰出军事家

分享到: 收藏